• <dd id="u0eos"></dd>
  • 電腦技術網——專業手機電腦知識平臺,關注科技、手機、電腦、智能硬件
    人工智能移動互聯手機數碼5G通信IT頻道科學頻道區塊鏈

    絲襪小說/被鴨子服務到高潮細節口述

    2022-06-20 10:41:04 出處:[ 菜菜電腦網 ] 人氣:次閱讀

     其用意是鋪墊。

     

        醫院能讓劉海中白???

     

        需要錢。

     

        秦淮茹沒錢,劉光天和劉光福兩禽獸又不管劉海中兩口子,所以這個住院錢,它只能從四合院那些街坊鄰居們身上來。

     

        這個錢誰收?

     

        當然是秦淮茹收。

     

        過手獲利的道理秦淮茹知道。

     

        這才是秦淮茹的本意。

     

        要是沒有利益,與劉海中沒有一毛錢關系的秦淮茹,壓根不可能上趕著送劉海中兩口子去醫院,還把兩閨女也給弄去了。

     

        錢才是動力。

     

        “正好三大爺也在。”秦淮茹就仿佛找打了主心骨,眼巴巴的看著閆阜貴,“有些事情還的您出馬。”

     

        閆阜貴心一動,他好像猜到了秦淮茹的心思。

     

        名場面。

     

        四合院有名的名場面。

     

        當初秦淮茹那個死鬼老公死了后,賈張氏哭哭啼啼的朝著四合院那些人哭訴,說賈家的日子不好過,吃了上頓兒沒下頓兒,都已經沒法揭鍋了,鬧的易中海牽頭,滿大院的給賈張氏募捐。

     

        那一次好像募捐了差不多有幾十塊錢。

     

        吃慣了紅利的賈張氏在隨后的日子里故技重施了幾次,每一次都有收獲,但是這個募捐到的錢卻越來越少。

     

        都不富裕。

     

        幫一兩次可以。

     

        但隔三差五的被賈張氏給惡心一次,誰也受不了。

     

        當時因為募捐的錢不到兩塊錢,賈張氏杵在四合院內,指桑罵槐的罵了大半天,說四合院這些人冷血,見她們孤兒寡母的不容易,也不伸伸手。

     

        自打那件事發生后。

     

        人們發現傻柱突然對秦淮茹熱心了很多。

     

        也因為秦淮茹吊上了傻柱,賈張氏才徹底停止了這件丟人的事情。

     

        娶媳婦像婆婆。

     

        賈張氏能做的出來的事情。

     

        秦淮茹肯定也能做的出來。

     

        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再說秦淮茹話語里面的那個意思,已經很明顯的表達了一種我秦淮茹沒有辦法,這個辦法只能你們來。

     

        秦淮茹的想法很簡單。

     

        讓閆阜貴出頭。

     

        至于這個錢,當然是由她秦淮茹來經手了。

     

        虛名給閆阜貴。

     

        實際好處落在秦淮茹的手中。

     

        為什么讓閆阜貴出面,而不是易中海。

     

        秦淮茹在這件事當中,將許大茂也給算計上了。

     

        閆阜貴與許大茂的關系,是不少人都羨慕的一種關系。

     

        秦淮茹也不是那種嫌棄自己錢多的人。

     

        對秦淮茹而言,錢越多越好。

     

        閆阜貴牽頭辦理這件事,錢募捐多了不提,就說募捐少了,那是他閆阜貴丟人,連帶著閆阜貴身后的許大茂丟人。

     

        一箭雙雕。

     

        即得了利益,也狠狠的坑了一把許大茂,間接出了一口昔日算計許大茂未果的抑郁。

     

        臉上擠出熱切表情的秦淮茹,朝著閆阜貴道:“我思前想后,像這種事情就得三大爺您這個德高望重的人來牽頭,您可是咱們大院建院以來唯一幸存至今的一位大爺,就連街道主任也夸贊您為人穩重,這件事交給您辦,一定錯不了。”

     

        閆阜貴用手捏著自己的下巴,心中暗嘆了一句。

     

        秦淮茹這個女人為了利益,真是不擇手段。

     

        為了獲利,將自己綁在賈家的破船上面,愣是違心的給自己戴了高帽子。

     

        之前還不覺得,現在越看秦淮茹越跟那個死鬼賈張氏差不多,有些地方比死鬼賈張氏還青出于藍而勝于藍。

     

        都是那么的不要臉。

     

        都以為別人是傻子。

     

        真以為我閆阜貴還是之前那個閆阜貴?

     

        “淮茹,你說的在理,劉海中兩口子怎么說也是咱們大院的住戶,咱們大院是個文明的大院,可不能發生這個不理會的事情,這件事就交給三大爺來處理。”

     

        秦淮茹的心落了地。

     

        在她心中。

     

        自己算計的第一步已經完成,成功的讓閆阜貴牽頭辦理這件事了。

     

        閆阜貴牽頭辦理這件事的最大好處。

     

        是閆阜貴的人緣關系在四合院內遠比秦淮茹好很多,很多事情閆阜貴號召,人們會給閆阜貴一個面子,她秦淮茹號召,不好意思,估計響應的人很少,甚至可以說沒有。

     

        “那我這就去準備東西。”

     

        秦淮茹扭身進了屋,去找這個募捐箱子。

     

        傻柱傻愣愣的朝著閆阜貴道:“三大爺,這明顯就是秦淮茹在拿糖衣炮彈賄賂你,你怎么還答應了。”

     

        閆阜貴瞟了一眼開口的傻柱,如之前感慨秦淮茹那樣感慨了一下傻柱,這傻柱一旦有了媳婦,便不再舔秦淮茹了,否則不至于說出這種勸說閆阜貴的話語。

     

        秦淮茹說的一點沒錯。

     

        傻柱變了。

     

        變得不在喜歡秦淮茹。

     

        “傻柱,三大爺心里有數。”

     

        “您心里有數就成,我還是那句話,秦淮茹這個人有毒,看看我傻柱之前的生活,看看我傻柱現在的日子。”

     

        傻柱眼睛猛地一縮,還真他m來正戲了。

     

        前一分鐘進屋的秦淮茹,手中拎著一個傻柱看著有些熟悉的紙箱子從屋內走了出來,她另一只手還抓著一張紅紙。

     

        尼瑪。

     

        這不就是當初賈張氏用來吸血四合院一干眾人時候的那個募捐紙箱子嘛。

     

        都過去多少年了?

     

        小三十年了。

     

        這廢紙箱子制作而成的募捐箱竟然還在,還完好無損。

     

        秦淮茹有毒。

     

        賈張氏有毒。

     

        這是還打著募捐四合院補貼自己的想法,要不然這募捐箱不可能保存的這么完好無損。

     

        也有區別。

     

        賈張氏募捐那會沒有紅紙,秦淮茹募捐時代多了一張紅紙。

     

        為了算計。

     

        無所不用其極。

     

        都把人們貪圖虛名的本性給利用上了。

     

        “三大爺,到時候把街坊們的名字寫上,貼在四合院門口處,讓來來往往的那些人好好的感受一下咱們大院的友愛。”

     

        秦淮茹的想法真不錯。

     

        寫表揚信贊揚你們的和諧友愛,等于是在給你們這些人揚美名。

     

        如此。

     

        你們這個募捐的錢還能少嗎?

     

        不能。

     

        最起碼也得兩塊錢起步。

     

        這樣一來的話,募捐到的錢將會是一筆巨款,秦淮茹眼中的巨款。

     

        劉海中兩口子住院,劉光天和劉光福兩禽獸兒子又不理會劉海中,花費多少錢,還不是任由秦淮茹說。

     

        買營養品,買補品。

     

        這些都是秦淮茹算計獲利的理由。

     

        人能不貪圖虛名?

     

        花一兩塊錢博個幫扶鄰居的名頭,有什么不好的?

     

        表揚信署名貼到四合院門口讓眾人觀看,就是在給這些人臉上貼金。

     

        一兩塊錢又不多。

     

        花極少的錢辦巨大的事情。

     

        四合院這些人憑什么不做?

     

        圖個啥?

     

        圖個名聲。

     

        “淮茹,還是你考慮的周到,這些東西就暫且放下。”

     

        秦淮茹有些愣神,怎么就暫且放下了。

     

        她為人聰明,不聰明能把傻柱坑成絕戶?

     

        很快想到了閆阜貴話語里面的那個意思。

     

        現在大院里面的人不多,不少人不是上班就是外出,就算閆阜貴募捐,懼怕也募捐不到多少錢。

     

        有些事情跟人數是成正比的。

     

        “三大爺,我明白了,我去醫院照顧二大爺兩口子了,我爭取晚上趕回來。”

     

        ……

     

        晚上。

     

        八點.

     

        秦淮如從醫院趕回來的時候,發現院內已經聚集了不少人,閆阜貴閆老扣的號召力還是有的。

     

        秦淮如裝傻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怎么就要召開全院大會,我一會兒還的去醫院換班!”

     

        一方面將募捐這件事撇清。

     

        另一方面隱晦的彰顯自己的辛勞。

     

        “淮茹,你這是忙糊涂了?大院大會也是因為你的提議才召開的。”閆阜貴可沒有慣秦淮茹那個臭毛病,一張嘴就把秦淮茹的伎倆給戳破了。

     

        有些事情我閆阜貴不說,但不代表我閆阜貴傻。

     

        秦淮茹有些慌張了。

     

        因為她沒想到閆阜貴這么不給面子,一張嘴就把秦淮茹這個幕后主使給揪了出來。

     

        看著四合院那些人望向自己的詭異眼神。

     

     文學

        秦淮茹覺得有些頭大。

     

        這么多人都在場,真要是落個不敢承認的名頭,秦淮茹和賈家在四合院里的名聲就徹底臭了。

     

        事實上。

     

        她的名聲和賈家的名聲已經臭不可聞了。

     

        為了保險起見,秦淮茹趕緊補救,以備應對最壞的情況發生。

     

        “三大爺,您說的對。”秦淮茹用手一拍自己的額頭,眨巴著黑溜溜的眼睛看著四合院那些人,解釋道:“今天在醫院照顧二大爺兩口子,可把我給累壞了,醫院那種藥水味道,弄得我暈頭轉向,就把這件事給忘記了,也是三大爺提醒,我才想起來,我剛才離開四合院的時候,大夫還要我趕緊交錢。”

     

        秦淮茹就這樣看著四合院那些人,隨即不要臉的說出了讓眾人給劉海中募捐的話語來。

     

        也可能是為了吸血。

     

        “我們家的日子,街坊們都看在了眼中,我秦淮茹也不覺得丟人,家里窮的叮當響,不怕街坊們笑話,街坊們家家電視劇、錄音機、自行車就更不要說了,我家有什么,就一把家用手電筒,真是沒錢,有錢我不至于提議讓三大爺帶人給二大爺一家人募捐,老話說的好,遠親不如近鄰,有錢的幫個錢場,沒錢的幫個人場,我只能盡盡辛苦,費費力氣的照顧二大爺兩口子。”

     

        說的比唱的好聽。

     

        輕描淡寫的就把這個募捐的事情推了出去。

     

        這就是秦淮茹。

     

        還擠出了眼淚。

     

        只不過秦淮茹的眼淚,在某些人眼中,就是鱷魚的眼淚。

     

        “人都到齊了嗎?到齊了就可以開會了,談談這個為二大爺兩口子募捐的事情。”閆阜貴神氣得不得了,這么多人圍著他,使得閆阜貴有種大權在握的感覺,“剛才秦淮茹說的對,遠親不如近鄰,劉海中兩口子遭了難,現在在醫院躺著不動彈,由秦淮茹及她兩個女兒照顧。”

     

        “棒梗也在,二大爺是男的,我們幾個女的不方便,棒梗也在。”秦淮茹趕緊提了一下棒梗的名字。

     

        這是賈家的高光時刻。

     

        必須要提。

     

        “棒梗也在,那就好,秦淮茹一家人都去照顧劉海中兩口子了。”

     

        四合院那些人聽著這話有些別捏。

     

        一家人都去照顧劉海中兩口子了。

     

        這是見到了利益?

     

        賈家人的秉性,注定了他們不可能做這個對自己沒有利益的事情。

     

        難不成劉海中還真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還有錢?

     

        或者寶貝?

     

        四合院這些人嚴重懷疑這里面有貓膩。

     

        “三大爺,您什么意思,您說就成,您是咱們大院的三大爺,您的為人我們是知道的,除了有點摳門,沒有別的缺點了。”

     

        傻柱冷不丁的來了一句,瞬間讓現場的氣氛變得有些輕松起來。

     

        秦淮茹眼神復雜的看了看傻柱,她越發看不明白了傻柱,心里也越是對傻柱泛起了怨恨,認為傻柱變心了。

     

        混蛋傻柱。

     

        你這么有錢,幫幫我們賈家怎么了?

     

        你要是出手幫我們賈家,我秦淮茹至于跑去醫院給劉海中兩口子端屎端尿?

     

        一天下來。

     

        累的跟個孫子似的,身上還有了味道。

     

    關于我們 - 廣告合作 - 聯系我們 - 免責聲明 - 網站地圖 - 投訴建議 - 在線投稿

    ?CopyRight 2008-2020 caicaipc.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菜菜電腦網 版權所有

    按摩房的呻吟声越来越大
  • <dd id="u0eos"></dd>